宇道 > 何光兴说 > 时事政治 >

华西村战友家乡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第一财经报道了被誉为"天下第一村"的江苏华西村的近况。报道中提及,兼并周围村庄而建成了"大华西"十三村,生活在其中的人生活天差地别,形成了"中心村、周边村和外来工"的华西村三重世界。

华西村,被树立为农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典型。在原华西村书记吴仁宝带领下,"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紧抓时代脉搏,华西村村民上演着农民致富的神话,村民每家存款过千万,成为中国最富有的村庄之一。

记者在深交所网站上找到了一份债券说明书,里面详尽记录了华西村旗下最主要资产-华西集团的家底。截至16年一季度,华西集团控制的华西集团旗下公司达到208家,产业涉及钢铁、纺织化纤、材料、商业、其它等5大板块,总资产541.93亿元。


 


旗下公司208家,产业划分5大板块:


华西村,被成为中国最富有的村庄之一,人均近9万元的年收入,让其将一些一线城市也甩在身后。而让华西村创造财富神话的,则是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及其控制的庞大产业版图。

华西集团的前身,是1987年成立的村办集体企业江阴县华西工业供销公司,后历多次变更,于1993年组建为华西集团公司。

组建之初,华西公司注册资本仅1.22亿元。经过30年的发展,到2016年6月时,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已经达到90亿元,华西村民委员会持股99.9%,华西社区服务中心持股0.1%。

华西集团的注册资本增加,均来自华西村民委员会。成立至今,华西集团有过10次增资,增资金额最少3.8亿元,多时16亿元,资金来源则有货币、债权、资本公积金、资本积累等。

注册资本极速扩大的同时,华西集团的产业也在扩展,2003年投资仓储物流、2005年进入金融领域、2008年开始投资远洋海工、2011年转做矿产资源、2012年进入农产品批发行业。

华西集团2016年的一份发行债券说明书显示,截至去年3月末,华西集团共有子公司 186 家,联营企业 19 家,合营企业 3 家,旗下企业总数达到了208家。

208家企业,涉及的产业极其广泛,遍布钢铁、纺织、化纤、有色金属、建材、旅游、商贸、航运等,被华西集团划分为钢铁、纺织化纤、材料、商业、其它等5大板块。

庞大的产业基础,为华西集团打下了财富基石。2013年、2014年及2015年度及2016年一季度,华西集团营业总收入分别为265.45亿元、274.36亿元、214.63亿元和55.10亿元。

而在本月7日,公众号公司秘闻在深交所网站上找到了一份债券说明书,截至16年3月,华西集团总负债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其中有息负债245.7亿元。将近百分之七十的负债率表明,随着传统产业模式的日渐式微,曾是中国农村经济的标杆的华西村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艰难的转型不可避免。

钢铁行业板块占华西集团营收大头,也是华西村财富源头。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通过引进上钢五厂因杨浦大桥建设而拆迁的线材生产车间,拉开了建设现代工业的序幕。

目前华西集团拥有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南钢等公司。围绕钢铁加工,华西集团在华西村还先后建起型材厂、法兰厂、带钢厂、焊管厂、弯管厂等一批企业,构建了钢铁加工产业链。

2013年、2014年及2015年度及2016年一季度,华西集团钢铁营业收入分别为179.05亿元、178.29亿元、129.89亿元和37.37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占比分别为67.45%、64.98%、60.52%和67.82%。

但在钢铁行业不景气下,华西集团的3大钢铁企业全面亏损。2016年一季度,博丰钢铁、华西北钢、华西南钢净利润分别亏损403.96万元、6818.25万元、2988.51万元。

 


海运业务也是负债累累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航运公司大多亏损,以抛售船只的形式来降低损失。华西村党委书记、集团公司董事长吴协恩认为这是进入航运行业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华西集团出手低价购买了5艘二手船,开始涉足航运行业。

在华西集团的发债说明书中,华西集团称目前旗下拥有 11 艘远洋运输散货船,2 艘冷藏运输船,年运输能力超 600 万吨,主要运输铁矿、煤炭等物资,航线分布巴西、南非、印度、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

华西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负责海洋运输、海洋工程业务的宝立国际、华西海洋工程2016年一季度均巨额亏损,净利润分别亏损5949.71万元和12801.16万元。

 

战略转变:由实业转向金融,2015年投资收益27.69亿元


尽管主要营收板块钢铁业务亏损,但华西集团近年仍实现了不低的利润。2013年、2014年及2015年度及2016年一季度,华西集团利润总额分别为5.18亿元、6.25亿元、14.33亿元和5087.70万元。

利润来源,主要是投资收益。2013年到2016年一季度,华西集团投资收益分别为3.78亿元、5.03亿元、27.69亿元和575.75万元,在利润总额中占比分别为73.00%、80.36%、193.25%和11.32%。

华西集团称,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持有和处置长期股权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交易性金融资产而取得的收益,公司持有的长期股权投资主要集中于银行、证券、期货及拟上市公司等领域。

由实业转型成金融集团,是现任华西村书记吴协恩的目标。吴协恩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华西能拿的金融牌照要都拿到,政策不允许做的业务也要与别人合作,逐步参与。"

早在2005年,华西集团先后成立了融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团财务公司,陆续投资参股5家银行、2家证券公司。如今,华西集团将其未来发展目标定位金融控股集团,并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积极推动。

作为华西集团旗下唯一上市平台,华西村股份1999年就登陆A股。如今,华西集团仍持有华西村股份44.2%股份,为控股股东。目前华西村股份总市值89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14.98亿元,净利润5.36万元。

2015年下半年,华西村股份设立一村资本和一村资产,旗下已拥有并购、资管、战投、创投多项业务。华西村股份称,2017年至2018年,公司"投资+融资+资产管理+创业投资"金控平台搭建完成,新金融投资业务成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2019年至2020年,公司确立金融投资主业地位,拥有符合公司战略协同的金融牌照,实现公司业绩在2015年末基础上翻两番的战略目标。

 

同一天空下的三重世界:“天堂”并不属于所有人


虽然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曾强调,共同富裕一直是华西人追求的崇高理想,但是依旧有人认为,“在这里待了十年也没法把自己变成华西村的村民。”

“下半年我就要回山东老家了。”望着被建设为“天堂”的华西村,钱佳语气里有点遗憾。

抱着赚钱养家的单纯理想,钱佳从山东单县老家来到了被称为“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开起了出租车。十年过去了,钱佳发现离自己的梦想还有些距离。“我发现在这里待了十年也没法把自己变成华西村的村民。”

在已经去世的华西村前党委书记吴仁宝领导下,原华西村兼并周围村庄而建成了“大华西”十三村。其中,三、四、五、十二和十三村被划为“钱庄”,六、七、八、九、十和十一村被划为“粮仓”,一、二和三村被划分“天堂”。其中,钱庄担负全村经济重任;粮仓是发展旅游业和满足粮食自给自足;天堂就是为老百姓建房子。然而,“天堂”不属于所有人。

在华西村的“天堂”,本地村民住在西式独栋别墅,而别墅区后的居民楼区则是外来务工人员租住的。有人说,“除非嫁到华西村,不然没有机会成为华西村民,自然就享受不了福利。”

本村人和新华西村人同样差距明显。绕过工业区来到华西三村、四村和五村,渐次改变的建筑十分显眼。中心村、周边村和外来工,正是华西村的三重世界。

 

 

华西集团7名董事全来自华西村党委

由华西村委会控制的华西集团,日常经营由7人组成的董事会负责。董事会名单显示,7人全部来自华西村党委,董事长吴协恩为原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儿子,其现任华西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在华西集团担当董事一职的包丽君,还担任华西集团下属12家公司董事长,其在华西村职务为党委副书记。华西村党委副书记何建南、瞿建军,在担任华西集团董事外,还分别担任华西北钢、华西都农董事长职务。

华西村党委委员杨永昌,在担任华西集团董事之余,一人身兼华西南钢等9家华西集团下属公司董事长职务;华西村党委委员、华西集团董事陶葵军则仅担任华西污水处理董事长。与其一样的还有黄建刚,其除华西村党委委员、华西集团董事职务外,仅担任华西新建董事长一职。

除董事外,华西集团高管团队中,吴协平、秦宏、卢剑敏、李庆等,均为华西村党委委员,在华西集团下属5家企业任职的吴秀琴,则是华西村村委会委员。唯一例外的华西村股份董事长汤维清,是由吴协恩引进的外部人才。

 

被分隔开的三重世界


“你看这里一排排一模一样的小别墅,其实是上世纪80年代时建造的,当时老书记已经给大家带来了财富,分红时,只要你有户籍,就可以分到一套别墅。”带着第一财经记者登上了华西村标志性金塔塔顶的导游邓铭说。

在随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华西村居民的年收入大多在20万元以上,不过这笔钱并不能直接全部拿到,村民收益的七八成需放入集资的平台,该平台内的资金可以折成房子装修费用等被调出使用,甚至还可以给村民发放红木家具。

“就像购物券,你在这个指定商场可以当钱花费,获得商品,而走出这个商场则没有权益。”邓铭形象地描述。

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第一财经记者进入了一家村民的别墅参观——两层楼欧式建筑,大厅内放置了红木家具,车库停放着宝马车。最特别的当数村民家中的显眼处,张贴着“村规民约”、“十富赞歌”、“十穷戒词”、“党员联系户”名单等。

“作为华西村村民,家庭成员得每隔十天开一次会,而全村大会则是每月一次,大会要讨论项目议题,将此前集资的项目进展情况作通报、财务公开、利润分红等。”村民吴凯(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不过,这一切都是华西村中心村村民的待遇,周边村则完全不同。
吴凯告诉记者,相对的,周边村村民不用集资、不开会当然也享受不到分红,但是周边村村民可以进行房屋交易和私人企业生意的运作,自负盈亏。

医疗保障方面对村内村外也有所不同,中心村的村民可以免费体检,还有补助计划。在华西村的公开宣传板上公示着五个村民因患病需要放射线治疗或手术等,分别获得810元至15120元不等的医疗补助。这其实也是集资、分配的模式所致。周边村民则是依靠医保。

“在华西村中心村或周边村开餐馆、商店的基本都是外来打工人员或周边村民。中心村也想过自己开发商业街,这样可拉动旅游等服务产业升级,但这需要村民同意,所以很多事情就难以实施了。” 一家周边村的土菜馆老板张明告诉记者。

处于同一片天空下的华西村村民生活差距竟如此之大,难怪有在那儿生活了十年的人想要逃离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繁荣就会有衰落,华西村的现状只是中国经济转型大背景下的一个缩影,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体,只有抓住时代的脉搏,及时地改变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不革自己的命,迟早被时代发展的洪流甩在身后。华西现在的转型仅从制造业转到金融业是在走西方金融资本财团控制下的中国代理人即得权贵家族垄断资本的老路,这是一条更加凶险之路,很有可能把华西村带向万劫不复,吴老书记生前积累的财富和成功模式在不远的将来被彻底葬送。

吴仁宝1928年生,大专文化,高级政工师,高级经济师。从22岁起先后做过村支书,乡长,江阴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县人大副主任(其中很长一段时间兼任华西村村支书),1987年回到华西村任大队书记,并出任华西集团公司总经理、董事长等职。生前任江苏省政协常委,全国小康村研究会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作为中国著名的劳动模范、道德模范,吴仁宝分别是3届全国人大代表、3次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他还是中国小康村研究会会长、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他已被列入“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

吴仁宝书记做干部,要“三不倒”。再大的困难难不倒,再多的表扬夸不倒,再强的威吓吓不倒。那如何才能会不倒呢?要能上能下,能官能民。从全票当选到缺票落选,我都经历过,但都没有挫伤我的积极性。

华西提倡“一村两制”,村民既可以搞集体,也可以从事个体。但不允许干部搞“一家两制”。吴仁宝认为,不怕公有、私有,就怕公也没有,私也没有,要公私双富有。

吴仁宝老书记他被称为“中国最有名的农民”。

1928年11月,吴仁宝出生在江苏省江阴县华墅乡吴家基。33岁开始担任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党支部书记,直到2003年卸任。他的儿子吴协恩经过选举,成为他的继任者。

在吴仁宝治下,华西村走上“集体经济,共同富裕”道路。1999年,华西村股份公司在深交所上市;截至2004年,华西村将周围的华明、泾浜、前进等十多个村合并进华西村,组建大华西村,面积达30平方公里,人口3万多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